宁波空竹总教头:叶恒军老师

 二维码
发表时间:2019-07-08 13:53

故事导入:

      故事还得从2006年9月的某一天开始说起:

      那天,我和往常一样去公园晨练,看见公园广场上围满了人。

      我凑近一看,只见一个人两手拿着小竹棍挥来挥去,一个长得比溜溜球还大的东西在线上一会儿滑来滑去,一会飞来飞去,到底是“球”在演杂技还是人在演杂技啊!

      我从没见过这种奇怪玩意儿,一下就被吸引住迈不开腿了。看着那人翻来翻去,轻松自如的样子,我的手开始痒痒的。

      我好奇地向周遭的观众打听这玩意儿,才知道原来这叫“抖空竹”。



      抖空竹

      抖空竹原是庭院游戏,后经加工提高,有了竞技性质,并成为传统的杂技项目。分双轴、单轴;轴,轮和轮面用木制成,轮圈用竹制成,竹盒中空,有哨孔,旋转发声,中柱腰细,可缠绳抖动产生旋转。

      玩的人双手各拿两根两尺长的小竹棍,顶端都系一根长约五尺的棉线绳,绕线轴一圈或两圈,一手提一手送,不断抖动,加速旋转时,铃便发出鸣声。抖动时姿势多变,绳索翻花,表演出串绕、抡高、对扔、过桥等动作,称作"鸡上架"、"仙人跳"、"满天飞"、"放捻转"等。

      就是在那一天开始,“抖空竹”这件事算是在我心里扎根了。

      为了学习空竹的技法,我开始在网上寻找各种空竹的视频仔细研究,有时间就在公园里练习,当时宁波会抖空竹的人并不多,基于我有武术的功底,独创了很多抖空竹的招式,很快我就练得有模有样了。

      365天只要不下雨,每天早上我都会在公园抖空竹,一边练一边研究,后来我还独创编出了花式空竹24式的套路动作。

      那一刻的成就感,仿佛听见了全世界在为我庆祝呐喊。


      这个故事的主人公,就是现在宁波空竹总教头,江北区空竹协会副会长兼总教练,江北老年大学中马分校空竹班的老师——叶恒军。

      这些年慕名来找他学空竹的人数不胜数,他将自己的独门技术手把手传授给了一批又一批的学生,他让更多的人认识并了解了抖空竹,学空竹的人最小的3岁,最大的有90岁!后来,朋友们都亲切的称他为:宁波空竹总教头。

      随着叶恒军空竹玩的越来越专业,前来求学的人也越来越多了:

      2007年,他被请到江北中心小学教学生抖空竹,2008年,海曙高桥镇中心小学请他去传授空竹技艺。

      随后,他先后受邀至江北中心小学,江东中心总部、分校,洪塘中学,中成小学,蛟川中心,北仑爱学国际学校,宁波市聋哑学校为学生们上空竹课。

      与此同时,来自全国各地演出比赛的邀请也纷至沓来:

2007年,受邀参加浙江电视台十佳晚会演出;

2010年,率团参加在北京举办的空竹嘉年华,获得3个一等奖;

2010年,率团参加河北保定举办全国第三届空竹艺术节获得团体一等奖,个人单项动作获得三个一等奖;

2011年,荣获“宁波市全民健身好家庭”;

2012年,参加宁波达人秀获得空竹达人称号,同年受邀安徽卫视《势不可挡》栏目获得三等奖;

2015年,受邀参加天津卫视《群英会》栏目,现场教外国嘉宾空竹文化、抖空竹;

2015年,参加浙江省首届体育指导技能大赛,获得二等奖;

2017年,参加无锡首届“美蕴秋歌”文艺汇演,提名奖;

2018年,参加宁波一人一技体育春晚,被评为,公益使者;

2019年,受邀宁波广播电台高朋满座栏目介绍空竹。

      2009年,在江北区各级领导支持下,他成立了江北区空竹协会,任副会长兼总教练。

      现在,他任教于江北区老年大学中马分校空竹班,教学员们空竹技艺,并多次带领学员们参加各地各项空竹技艺比赛。

      叶恒军在宁波生活快20年了,他对宁波的爱早已扎入深根,光是江北老年大学中马分校的学员们对他的尊敬和爱戴就让他感动不已。

      在叶老师的带领下,学员们勤学苦练,每天早上六点到十点,队员们都会准时参加训练。遇到比赛或者演出,大家就会聚集到大剧院外的广场进行集训。中马分校空主办在叶老师的指导下编排节目《炫舞空竹》参加了各类演出和比赛。该节目更是在首届全国“美蕴秋歌”社区教育文艺成果展演活动的153个节目中历经层层选拔,脱颖而出,获得全国十佳节目提名奖、优秀节目奖。《炫舞空竹》也成了中马街道文体事业的一张“金名片”。

     他说宁波就是他的第二故乡,空竹是他的第二生命,他要将空竹文化传授给更多的人,将空竹这项传统文化发扬光大!